龙珠激斗变态版
您當前的位置:內容頁
《小騎兵歷險記》拍攝點滴回憶
    

文/盧剛

欣逢中國人民解放軍建軍90周年,同時也是中國人民解放軍騎兵部隊創建85周年,我不禁回憶起了1988年我導演故事片《小騎兵歷險記》的難忘時光?!緞∑銼占恰訪櫳刺車畝恿F鎰判陌男『炻聿渭又泄嗣窠夥啪銼慷?,經過戰火的考驗,成長為一名革命戰士的艱險歷程。拍攝過程中,我帶領攝制組奮戰在錫林郭勒大草原和張家口的山林村鎮,其間有苦有樂,雖然已過去29年,但許多拍攝點滴回憶至今難忘。

 

馬上驚魂

  主角連福是由北京廠橋小學六年級的學生富大龍扮演的。富大龍8歲時就在影片《少年彭德懷》中成功扮演了小彭德懷,表演樸素自然。他的形象淳樸憨厚,符合劇中要求,但連福是解放軍的騎兵戰士,馬術嫻熟,而富大龍雖然自幼學過一些拳腳功夫,卻從來沒摸過馬。為了確保拍攝,我提前把他送到內蒙古馬術隊突擊訓練。由于時間短,開拍前他只學會了騎馬小跑,這對年僅11歲的城市孩子來說已經很不容易了。拍攝“敵騎追連?!閉獬∠肥?,要求富大龍策馬狂奔。我擔心他完不成任務,特意準備了替身。然而為了效果逼真,富大龍騎上小紅馬要求自己實拍。我同意他試一試。第一遍試拍,富大龍用力扣鐙,小紅馬卻怎么也跑不起來。第二遍試拍,教練在畫外揮鞭打馬,但小紅馬跑了幾步又改為了“漫步”。富大龍用力揮鞭抽打,也無濟于事,小紅馬似乎有意和他作對。這時,一名扮演敵兵的群眾演員試槍走火。聽到槍響,小紅馬受驚,突然載著富大龍狂奔起來,穿過草原,越過丘陵,很快就在天際線消失了!這一下把我驚出一身冷汗,急忙派人四處尋找。半小時后,大龍騎著小紅馬獨自歸來,已是汗流浹背,滿面塵埃。他憨厚地笑道:“導演,我會騎馬了!”正式開拍后,他果然策馬飛奔,出色地完成了劇中動作,令我欣喜萬分。憑著這股頑強的精神,大龍不僅完成了策馬飛奔的動作,還獨自完成了劇中要求的雨中行軍、摔下戰馬等高難度動作,準確、自然、生動地塑造了連福的人物性格。

  大龍上高中時,被我錄取到中國兒童電影制片廠藝術學校創作班學習,非??炭噯險?。在我的輔導下,他和同學們自編自導自拍的紀錄片《中日學生長城行》在北京電視臺播出,獲得各方好評。后來他順利考上北京電影學院表演系,并以全班總成績第一名的優異成績畢業,如今已是獲得過中國電影金雞獎和華表獎的優秀演員。有一年的國際兒童電影節期間他遇到我,和我緊緊擁抱,憨厚如初,質樸如初。

 

馬拒吃草

  影片中有一場戲,曾經救過連福性命的女偵察員王股長為了到敵后偵察,要借用連福心愛的小紅馬,連福舍不得,就暗中吹口哨,讓小紅馬拒吃王股長喂的草料。我擔心這個動作不好拍。扮演王股長的蒙族演員旭仁花卻胸有成竹地說:“導演,拍吧,我有辦法!”開機后,旭仁花將一把草料伸到小紅馬嘴邊,小紅馬立即躲開了。左邊喂,它躲到右邊,右邊喂,它躲到左邊。效果極佳!拍完后大家都鼓起掌來。我好奇地問旭仁花是怎么辦到的。她笑道:“我拿草料的手暗中伸出一個小指頭,用指甲去摳小紅馬的鼻孔。馬的鼻孔上布滿神經,一碰就疼,所以草料再香它也不敢吃了!”真是難者不會,會者不難!

  旭仁花是內蒙話劇團的演員,當時剛從上海戲劇學院畢業,年輕漂亮開朗,很符合劇中要求的性格特征。她從小生活在草原,策馬行韁如履平地。王股長騎馬騰空、拉韁立馬、鐙上藏身等高難度動作都是她自己完成的,從不需要替身,給影片增色不少。

 

馬尥蹶子

  影片中另有一場戲,敵團長強行扣留小紅馬據為己有,并想馴服它。小紅馬聽從連福的指令不停地尥蹶子,直至敵團長摔下馬去。但懂馬的人都知道,馴過的馬是不會輕易尥蹶子的,只有從未讓人沾過背的生馬蛋子才會尥蹶子。為了拍好這場戲,在當地牧民的幫助下,我們從牧場挑選了一匹同小紅馬形象接近的生馬。騎生馬是很危險的。扮演敵團長的演員涂們躍躍欲試,想自己騎生馬。為了安全,我沒同意。我請了一位馬術高超,形象又接近涂們的蒙族牧民換上敵團長的服裝行頭并粘上小胡子當了替身。攝影機裝上了便于搶拍的變焦頭對準選好的一片草地。烏云壓頂,拍攝的時機到了。一群壯漢同時撲向圈中選好的生馬,生馬受驚跳過圍欄,又被堵回,拖到現場,被強行套上馬韁、裝上馬鞍,并由化妝師在鼻梁上畫了一道白——這是小紅馬的標志。替身演員跨上馬背,我一聲令下,按住馬頭的壯漢們同時閃開,那匹生馬初次被騎,如芒在背,立即異常暴烈地前蹶后尥起來,足足尥了幾十下。攝影機如實記錄了這難得的場面。

  當然,近景馴馬還是涂們自己完成的。他也是內蒙話劇團的演員,鄂溫克族,剛烈好強,很有騎馬經驗。他暗中掐馬背,可以刺激馴過的馬蹦跳起來,只是不如生馬尥得那么高、那么快。后期剪接時將涂們的近景和替身的全景穿插在一起,就產生了較為逼真的效果。從馬上摔下來的動作也是涂們自己完成的,為此他還受了輕傷。這種敬業精神令人欽佩。涂們后來出演過《笑傲江湖》《貞觀長歌》《一代天驕成吉思汗》等影視劇,成為著名演員。

 

馬累趴下

  拍騎兵的戲全靠錫林郭勒軍分區騎兵營的配合。這支部隊在解放戰爭中曾立下汗馬功勞。新時期軍隊現代化之后,騎兵已經退出了戰斗序列,配合影視劇的拍攝就成了主要任務。本片敵我雙方的騎兵都是由他們扮演的,表現十分敬業、到位。

  影片高潮處,身負重傷的小紅馬馱著部隊急需的電池獨自返回駐地,劇情要求小紅馬在奔跑中漸感體力不支,最終摔倒在地。讓馬自己表演這樣的動作顯然不可能,只能施加外力。用繩子拌倒,不但繩子會穿幫,馬的動作也不符合要求。騎兵營的獸醫想出了給馬打麻藥的辦法。第一天因為缺乏經驗,用藥不夠,開機后小紅馬搖搖晃晃,活像一個醉漢,卻怎么也不倒,白費了幾百英尺膠片。第二天加大藥量,又因藥力過猛,還沒等注射的獸醫撤離,小紅馬就醉倒在地了,一小時后才醒過來,清晨的拍攝時機已經錯過了。第三天吸取教訓,獸醫輸液時格外小心,恰到好處時立即拔針撤離。我隨即下令開機。只見小紅馬馱著電池,踉蹌著前行幾步,搖晃了幾下,終于“累倒”在河灘上,效果十分逼真、感人。

  《小騎兵歷險記》上映后大獲成功,創下了當年兒童片售出拷貝數量的最高紀錄。觀眾誰也想不到,那匹白鼻梁的小紅馬是由六匹馬聯合扮演的。

 

(盧剛系中影集團國家一級導演)

(圖片由盧剛提供)

 

 
胆是什么 北京pk拾稳赚技巧公式 pk10技巧345678不定位 富宝彩坛 球琛比分足球即时比分 拇指21点安卓版下载 时时彩代理招商平台 明牌抢庄斗牛技巧最新 pt电子游戏电 新强时时彩最新开奖结果 精英三肖六码 红魔3肖6码精准资料 福彩3d复试投注金额表 胆什么包什么 河北快三助手手机版 淘金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