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珠激斗变态版
您當前的位置:內容頁
一個“瘋人”的音樂人生——長影鋼琴藝術家袁彪生活軼事
    

一個“瘋人”的音樂人生

——長影鋼琴藝術家袁彪生活軼事

/常安

驚聞我的可敬老鄰居袁彪先生于2018720日凌晨245分辭世,心里不禁咯噔了一下!他是一個“天才在左瘋子在右”式的人物。一個人的性格就像一部藝術品,活出特色來才讓人永遠不忘。袁彪便是這樣一個人。在所有從事藝術門類的人當中,大凡都有一種“瘋勁”吧,而袁彪的“瘋”給我的印象極深!

我剛轉業入長春電影制片廠時,住在單位一宿舍四樓,門外是一條長長的走廊,老袁住在東側拐角處。由于當年學了幾年音樂,我第一次聽到他的鋼琴聲便撥動了我對音樂的敏感,感覺這琴聲有點“瘋”,聽著“不一樣”!當我尋著琴聲進到這間斗室時,果然見到一個“瘋人”神態的演奏者,十只手指像風一樣從琴鍵上掠過,那種嫻熟的程度是我沒見過的!許多音符從他手底下跳動出來,圍繞著他的周身,充滿了這間斗室,他全然沉浸在自己的世界,全不顧旁側有一個人在看、在聽??墑?,在他把鋼琴蓋合上的那一刻起,你聽他所談論的話題和他所關注的事情,卻沒有一件是與鋼琴和音樂有關了。讓你想夸獎他或發一聲贊嘆都來不及!他的思維跳躍,行為變換得如此鮮明!后來得知他便是音樂“奇才”袁彪,從那時起便對他暗生敬意,接觸中也建立了友情,感到他是一個正直且熱情善良的人。

當時我家的爐灶設在走廊里,他每次從外面回來路過我家門前,我們便交談一陣,多是聽他高談闊論。一次聽我說胃腸不太好,第二天路過我家門前時他便說,我替你問了醫生,胃腸病有時原因在腳上,晚上睡覺一定別忘了蓋好被子。那段時期一些新人來廠,生活落差大,情緒常常不好,我的一家人也一樣。我家走廊對面是一間廁所,就在廁所外放置清掃用具的狹小地方,住著一對復員兵小夫妻。極差的生活條件,使得兩人經常打架——那媳婦在小伙子的拳掌下面就像一塊軟面,一會兒被卷成一團,一會兒被扯成一條,人們看了只為之唏噓!我家的情形稍微好點,30米的地方住了三代五口人,下雨時常擺著碗盆接著雨水,可這畢竟是供人住的地方,比那小夫妻住在廁所里好多了!而我老婆卻忍不得這些,常拿著我泄憤:“為了你的事業,跟你來到了這么個地方,悔綠了腸子!……”我有時也回嗆兩句,當然是氣急敗壞的。一次袁彪路過門前被他聽到了,他勸了幾聲沒能制止,便進到屋里,在那小小的屋子里成對角線的姿勢直直地躺下了!我一驚,以為他犯了什么急病,便忙把正吵著的老婆喊了進來:“老袁病了快扶他起來!”他兩眼閉著嘴角露著笑:“你們總這么吵,我聽了心里難受!你們不吵了我就起來?!蔽頤橇礁鲆黃胂蛩髁吮V?,我感動得幾乎流下淚,他起來后卻扔下一句話:“下次要保證!”后來,看他的身影在走廊里遠遠出現的時候,正吵著的我們便住了聲!我甚至想,那小伙子打媳婦若是被他看見了,他一定會上前痛揍他一頓!

說老袁是“天才在左瘋子在右”,是因為他這人除了“瘋”,還有“奇”。我第一次聽他在那斗室里演奏,除了那樂曲本身對我的感染外,還驚異地發現,他那譜架上沒有樂譜。如果是即興創作,他得記錄下來吧?如果是一支古典樂曲,他記憶灶里能裝得下嗎?后來事實證明這二者都是答案。我認識他以后,常在樣片室里觀看我廠新錄制的影片,那配樂里的鋼琴曲旋律,就是我在那斗室里聽老袁即興演奏過的。他從上世紀50年代末入廠以來,40年間為200部影片創作并演奏配樂,其中還不包括他為專場音樂會演奏創作的獨立樂曲。他創作之高產、精力之旺盛,使得人們對他不能不稱奇!而且那些樂曲與影片情節融合之貼切,讓你感到他對作品乃至對生活理解的深沉,他哪里是個“瘋子”???如果超越常人便是瘋子,那他就是個“瘋子”了!

那時候,廠里的樂團常舉行周末音樂會,這音樂會其實是帶著業務訓練的目的,順便也是為全廠職工組織一場觀摩會。而老袁這位認真的人,卻做得一絲不茍!三角領花、燕尾西服,與他彈奏的西方古典樂曲恰為相符。和你平素里看到的那個斜挎肩包不修邊幅的老袁完全不同,儼然就是一位臺風優雅、紳士范兒十足的鋼琴演奏家袁彪!更有一個亮色是,那鋼琴譜架上沒有樂譜,更不見旁邊陪著一個翻譜的人??煽闖鏊鄖右訝諢峁嵬?,演奏時更是一氣呵成。他手指下彈奏出的樂曲,就像江河從源頭起步,經千萬轉奔騰咆哮流向大海,人們聽后心情也如海一樣舒展。而此時全場已是座無虛席了。這場面哪里還是內部觀摩?原來,這樣的內部音樂會,消息常?;崠酵餉?,聚在劇場門外的人們,除了他的粉絲發燒友,還有音樂專業師生及演奏從業者。因為他在臺上演奏的風采,他們平時是看不到的,此時要一看過癮!

其實,這場景并不是上天為他降下來的神話,只有我這個近距離接觸的鄰居才知道,他演奏的這些樂曲,已經多少遍從他的斗室傳到宿舍走廊里,沒有一家鄰居感到他“擾民”。我則常端著飯碗坐在家門口面朝著走廊聽著,早已過足了耳癮!只是他那舞臺上的風采,我著實鮮為領略。我??吹降鬧皇悄歉魴笨孀偶綈?,天天從我家門前匆匆走過的鄰居老袁。他是一個循著傳統軌跡走路的人!當年,他以優異成績從中央音樂學院鋼琴系畢業時,有充裕的條件留在北京,除了受聘為電影和戲劇配樂,還有許多登臨大舞臺表演的機會,或者去其他生活條件優裕的大城市,名利雙收也自不必說??墑?,他選擇了地處偏遠的長春,生活條件較差的長影。那時有的明星勉為其難地到長影來拍戲,除了影片能使他們揚名,其他條件沒有吸引他們的地方。而老袁作出這個選擇卻持有一句名言:“哪里需要你,哪里就是你的舞臺!越是需要你,這舞臺就越大!”呵呵,這話初聽來有點阿Q精神!可細數他這些年的實踐,這舞臺也確實夠“大”的了:偌大一個電影廠出產的影片,鋼琴配樂全由他一人擔當,那矮矮的身材、單薄的肩膀,是怎么扛得起來的呢?!就在他退休的那一年,我們做鄰居的生活結束了,各自搬到了不同的地方,他搬到了我每次上班都路過的單位六宿舍的新樓。一次見了他,他除了指給我新居的地方,還告訴我:“我入了天主教了!”他敏感地發現了我的吃驚,遂解釋道,“其實人的精神不在于信仰,而在于理念,天主教的理念,實際上就是我們的雷鋒精神,是博愛,是為他人著想……”同時指著手指上新戴著的一個方形戒指,那上面刻著某種標識。后來又遇到了陳大姐,額鬢上明顯地添了白發,她說:“老袁帶學生了,他說要燃盡余火,把本事傳給別人!地方大了,他也有了自己的屋子,每頓飯我端過去,他總要先念一陣感恩這個、感恩那個,差不多飯涼了才吃……”看來她與老袁的生活情形已與往時大不同了,剩下的只是陪伴。雖然我們已不住在一個樓里,她卻也知道我失去了當年在樓道里常吵鬧的夫人。一次她引我走進商店,她拿老袁和她打著比方,說一個人是不能生活的,遂引我見了一位商店售貨員。她的關愛讓我每次想起來心里邊總是熱熱的。以后我每路過樓下,常仰頭看看他們的窗口,教學的牌子不見掛了,想是老袁已老去無力而為了??墑?,他當年的“為對方負責任”的那種真摯,卻換得了一位與他同樣善良的女人陪伴他終生的回報。這也許就是因果輪回吧,一個正直善良的人本應得到圓滿的終了。只遺憾他這84圈的年輪,還遠未到一棵生命之樹老朽倒伏的極限。今天,在他人去之時,為他真誠禱告吧:希望他生前的那些禱告與善行皆成正果,他彈奏過的那些美妙音符將伴同他一起遨游在天堂!

(常安系原長春電影制片廠編輯)

 

 

 
千里马计划app怎么下载 人体艺术偷拍 二八杠必赢技巧 万里平台 850通比牛牛怎么赢 三分快3稳赚公式 广州桑拿 腾讯分分彩组选包胆计划 欧美美女头像 北京pk10软件 黑丝袜美女裸体大图片 重庆时彩时彩开奖结果 北京圆山大酒店小姐 竞彩足球比分即时比分 上海时时和值技巧 1到21数字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