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珠激斗变态版
您當前的位置:內容頁
永遠的豐碑——紀念延安電影團成立八十周年
    

永遠的豐碑

——紀念延安電影團成立八十周年

/解治秀

 

1937“七七事變”爆發。78日,中共中央向全國發出《中國共產黨為日軍進攻盧溝橋通電》,號召全國同胞“團結起來,筑成民族統一戰線的堅固長城,抵抗日寇的侵略?!蓖惶?,在上海的周恩來、潘漢年與中共上海地下黨負責人劉曉面談,布置抗戰全面爆發后的上海地下黨工作。他談到,紅軍即將改編為國民革命軍,繼續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下,開赴前線參加抗戰,如果有人去拍攝新聞電影才好。此后,上海文化界積極響應中國共產黨的號召,715日,中國劇作者協會宣告成立。728日,上海市文化界救亡協會宣告成立。同日,周恩來在上?;峒訟難?。周恩來分析了形勢后說,“抗日戰爭不是很快能夠結束的。今后一個相當長的時間內我們必須做好宣傳工作?!?/SPAN>730日,中國電影界救亡協會(后改為上海中國電影界救亡委員會)成立。84日,又成立了上海電影編劇導演人協會。一時間在上海文化藝術界掀起了抗日的狂潮。電影工作者積極準備拍攝抗日題材的影片,但國民黨當局的片面抗戰路線,卻以消極的態度對待影片公司和愛國的電影工作者拍攝抗戰內容影片的要求。“八一三”上海淪陷后,戰局發生了急劇的變化,上海的文藝工作者紛紛隨抗敵演劇隊離開上海。當時的袁牧之就有一種愿望,要向埃德加·斯諾一樣到中國的西北根據地去進行實地的考察和拍攝紀錄片。1937913日,袁牧之、陳波兒、錢筱璋相約離開上海輾轉去了武漢。在武漢時,陽翰笙傳達周恩來的意見,暫時不具備到延安和前線拍攝紀錄片的條件,為擴大抗日民族統一戰線,要他們支持19381月剛剛成立的中國電影制片廠,請他們參加陽翰笙編劇的抗戰故事片《八百壯士》的攝制。遵照周恩來的指示,袁牧之等一面等待去延安的機會,一面參加“中制”影片拍攝。袁牧之在影片《八百壯士》中飾演了守軍團長謝晉元,陳波兒在片中飾演了童子軍楊惠敏。影片剛剛拍完,周恩來在武漢八路軍辦事處接見了袁牧之。他向周恩來、博古和葉劍英等中央領導匯報了他要去延安和華北敵后拍攝紀錄片的想法和急切的心情,得到了他們的肯定和贊許。其實長期以來周恩來一直都在設想建立共產黨自己的電影制片機構,雙方愿望一拍即合。

到延安拍攝紀錄片,首先遇到的是攝影器材及設備問題。經周恩來的安排,袁牧之到香港在港澳工委廖承志的安排和幫助下,購得了16毫米攝影機一臺,6000膠片和一些沖洗藥粉。正在此時,有“飛翔的荷蘭人”之稱的荷蘭著名的紀錄片導演尤里斯·伊文思受美國當代歷史家影片公司委托在華拍攝反映中國人民抗戰的紀錄片《四萬萬人民》,當伊文思提出要去延安拍攝敵后八路軍所開展的游擊戰爭時,卻遭到國民黨當局的阻撓。此時在周恩來的安排下,伊文思與四處尋找攝影器材的袁牧之會面,細談起來,彼此有相見恨晚的感覺。當伊文思得知袁牧之要去延安拍攝革命根據地軍民抗戰的紀錄片時極為興奮,立即決定將一臺35毫米“埃姆”攝影機和2000膠片贈送給中國同志。

經過緊張的籌備,在周恩來和八路軍武漢辦事處的周密安排下,19388月中旬,袁牧之和吳印咸離開武漢,經過勞頓、輾轉于828日到達延安。

19389月,在黨中央和周恩來副主席的直接關懷和指導下,八路軍總政治部電影團(即:延安電影團)在革命根據地陜甘寧邊區首府延安正式成立,時任八路軍總政治部副主任譚政兼任團長,老紅軍李肅為指導員,袁牧之負責藝術創作,吳印咸任攝影、徐肖冰先為攝影助理,后為攝影。這是在中國共產黨直接領導下,在革命根據地建立的第一個電影制片機構,揭開中國革命電影的新紀元、新篇章。

延安電影團成立之初,只有7個人和兩臺攝影機。7人當中只有袁牧之、吳印咸、徐肖冰3人曾接觸過電影,其余4人幾乎不知電影為何物。

電影團開拍的是人民電影第一部大型紀錄片《延安與八路軍》,這個片名是根據周恩來的愿望確定下來的,袁牧之任編導,吳印咸任攝影。影片記錄了陜甘寧邊區和華北敵后抗日根據地軍民堅持抗戰的情景。1938101日,在陜西省中部縣(今黃陵縣)拍攝了意義深遠的第一組鏡頭,從古柏樹林中的黃帝陵,搖向山下俯瞰蜿蜒的公路上,許多熱血青年奔赴延安。1952年首任八一電影制片廠廠長陳播即是熱血青年之一,而被攝入了鏡頭。

1938年底,電影團結束在延安的拍攝工作后,即將去華北根據地拍攝前,毛主席邀請電影團的主要成員到他所住的窯洞做客。袁牧之向毛主席匯報了紀錄片《延安與八路軍》在延安的拍攝工作,也匯報了拍攝器材和膠片來源困難的情況等。毛主席詳細地詢問了電影團的工作和生活情況,深情地說,我們八路軍沒有別的可依賴,一切靠自己奮斗。你們現在是英雄無用武之地,不能充分發揮你們的能力,但將來工作是很多的。接見后,毛主席留下大家吃便餐,為大家餞行。

1939125日,電影團的全體成員帶著毛主席的囑托和期望,在袁牧之的率領下奔赴華北抗日根據地,繼續進行歷時一年多的《延安與八路軍》抗戰前線的拍攝工作。令人欣喜的是,延安電影團到敵后根據地拍攝的路線和景點,吳印咸用他由上海帶到延安的照相機如實拍了照片,并有詳細的記錄。這份彌足珍貴的相冊由吳老的女兒吳筑清捐贈,至今在中國電影博物館展出。電影團成員、接收偽“滿映”先遣小組成員、曾任中央新影總編輯,現年98歲高齡的張建珍親筆手繪的拍攝路線圖,至今也在中國電影博物館中收藏。

19402月,電影團來到晉東南太行山區八路軍總部拍攝,受到了朱德總司令、劉伯承、鄧小平等的接見。彭德懷副總司令特為電影團題詩:

攝取戰爭真相,不怕鬼子刀槍。

踏遍了華北戰場,幾經寒暑來到太行山上。

有了你這樣的英勇戰士,中華民族決不會亡。

《延安與八路軍》經過歷時近兩年的艱苦拍攝終于完成。但由于當時延安不具備影片后期制作的基本條件,黨中央決定派遣袁牧之和作曲家冼星海赴蘇聯進行影片的后期制作并對蘇聯的電影事業和音樂藝術進行考察和學習。19405月初,毛主席在延安楊家嶺會見了即將赴蘇的袁牧之和冼星海。當時袁牧之已經加入黨組織,且剛剛舉行了入黨宣誓,毛主席聽到這個消息后十分高興,向他表示由衷的祝賀。毛主席說,黨中央決定派你們到蘇聯去完成這項任務,時間定為半年。完成任務以后馬上回來,因為還有很多事情等著你們去做。冼星海的夫人錢韻玲和女兒冼妮娜也一同參加了會見。

在周恩來的周密安排下,袁牧之(化名為李濤)、冼星海(化名為黃訓)于194011月抵達莫斯科。在蘇方的精心安排下,《延安與八路軍》的底片很快沖洗出來。正在袁牧之進行后期制作,冼星海配音制作緊張進行時,1941622日,蘇德戰爭爆發。在蘇聯新聞紀錄制片廠向遠東烏拉爾大后方撤退時,《延安與八路軍》底片和樣片不幸神秘地全部丟失。盡管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1952年和1959年曾先后派出時任八一電影制片廠廠長的陳播和時任中央新聞紀錄電影制片總編輯的高維進專程去蘇聯多方尋找,但遺憾的是只找回部分35毫米的資料。后來被新影廠編輯使用在《星火燎原》《延安生活散記》《人民戰爭勝利萬歲》《根深葉茂》《毛澤東》《抗日烽火》《抗大傳統》等紀錄片中。令人奇怪的是,早在1950年北影廠與蘇聯中央文獻紀錄電影廠合拍的彩色紀錄片《中國人民的勝利》和北影廠與蘇聯莫斯科高爾基電影廠合拍的彩色紀錄片《解放了的中國》中都大量選用了《延安與八路軍》中的資料。

資料的神秘丟失使袁牧之抱憾終生。冼星海在完成了《延安與八路軍》的音樂創作,又完成了《民族解放交響曲》《神圣之戰》兩部交響曲、《后方》《牧馬詞》《刺勒歌》《滿江紅》四部器樂組曲等創作后,于19451030日不幸因病客死他鄉,年僅40歲。資料的丟失給中國電影事業造成了無法彌補的損失。

據傳,1991年蘇聯解體后,蘇聯國家電影資料館由于經費困難,難以為繼,曾出賣大量的影片資料給日本。日本的電影工作者山口猛用這批資料編輯成片在世界各地發行,也曾來到過中國。其中是否包含有當年《延安與八路軍》素材資料不得而知,愿有志者去尋訪、去尋找。倘若仍存在,也盼它們早日回歸“故里”。

后來,電影團的全體成員利用僅剩的膠片拍攝了紀錄片《生產和戰斗相結合》(即《南泥灣》)《陜甘寧邊區參議會》《紅軍是不可戰勝的力量》《中國共產黨第七次代表大會》等,以及《白求恩大夫》《陜甘寧邊區第二屆參議會》等珍貴的影片資料。

1939928日,在隸屬八路軍總政治部宣傳部下成立了延安電影放映隊,余豐任隊長。19406月,總政治部決定延安電影放映隊與延安電影團合并。分設攝影隊和放映隊,吳印咸任攝影隊隊長,余豐任放映隊隊長。

放映隊自成立之日起,就得到毛澤東主席、周恩來副主席、朱德總司令等中央領導的關懷。毛主席在放映機旁問寒問暖,同桌進餐;周副主席手把手教授放映機的操作等,所有這些都是無形的力量!這力量激勵了放映隊的隊員們克服困難,放好電影,更好地為邊區軍民服務。放映隊從1939年秋成立到1946年秋離開延安,七年里走遍了陜甘寧邊區的村村寨寨,勤勤懇懇地為群眾服務,把放映工作當成形象化的思想政治工作,積極向群眾宣傳抗戰,深受邊區軍民的熱愛。

讓我們永遠記住他們的名字!他們是:余豐、吳德禮、席珍、唐澤華、魯克、羅光、趙天培、任昌玉、張鵬、王振東、丁一、王永振、索心忠、周安國。

隨著抗日戰爭形勢的發展,中國人民取得抗日戰爭全面勝利已指日可待。電影團領導意識到日后革命形勢的發展必定需要大量的電影事業方面的專業人才。194515月,電影團舉辦了第一期攝影訓練班,吳印咸主持教學。來自四面八方的25位不知電影為何物的年輕人接受了系統的培訓。194510月下旬,電影團又舉辦了第二期攝影訓練班,有30位學員參加了培訓學習。雖然由于抗戰形勢的發展變化,電影團要向東北進發,授課計劃未能完成,但為全體學員后來的進一步學習打下了基礎。這些學員在后來的解放戰爭中成為了32個新聞攝影隊獨立執機、卓有建樹的攝影師,忠實地記錄了中國人民解放戰爭的全過程。新中國成立后,他們大都成為各電影單位的領導者和中堅骨干力量,為中國電影事業的創建和發展建立了不朽功勛。

1945815日,日本裕仁天皇宣布無條件投降,抗日戰爭取得全面勝利。9月下旬,電影團不失時機派出以錢筱璋為組長,徐肖冰、侯波、張建珍為組員的先遣小組。前往東北做好接收偽“滿映”的先期工作。

194510月,黨中央決定延安電影團隨東北挺進縱隊前往東北新區開展工作。1945125日,電影團(改編為第二大隊第四中隊)40余人在團長吳印咸、中隊長張可奮、指導員馬似友的率領下,離開延安開始北上。經過9個多月的長途跋涉,繞道朝鮮,跨越六個省,終于在1946827日到達合江省興山市(今黑龍江省鶴崗市)東北電影公司所在地,全建制地并入公司,延安電影團的建制宣告結束。至此,延安電影團經歷了八年的艱苦奮斗,完成了它的歷史使命。

八年,對于中國電影誕生113年的歷史只不過是瞬間,但這瞬間卻是中華民族的豐碑、中國人民革命的豐碑、中國電影人心中永遠的豐碑!因為它告訴了我們什么是光榮使命、什么是艱苦奮斗、什么是革命傳統……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一個拋棄或者背叛了自己歷史文化的民族,不僅不可能發展起來,而且很可能上演一幕幕歷史悲劇?!苯裉?,我們紀念延安電影團成立八十周年,就是要牢記初心,不辱使命,繼承和發揚延安電影團的開拓精神;就是要信心滿滿地在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指引下,迎接來自各方面的機遇和挑戰,把中國的電影產業做大做強。

在電影團建立八十年后的今天,讓我們再一次向已逝的前輩們表示悼念,我們將永遠銘記你們不朽的功勛,將永遠懷念你們!衷心地祝愿尚健在的電影團的前輩們健康長壽!

(解治秀系原國家廣電總局電影局黨史資料征集工作辦公室主任)

(圖片由解治秀提供)

 

 

 

 

 

 

 

 

 
时时彩助手旧版 求推荐好点的手机 时时彩四星稳赚方法 内蒙古十一选五走势图实时走势图 超级大乐基本走势图带连线 七乐彩澳客网杀号定胆 大快乐时时全能王 重庆时时彩计划人工版 17年极速时时开奖 云南时时娱乐平台 七乐彩专家杀号99%准确 pk10全天精准计划 3d开机号走势图带连线 福建31选七号码预测 排列3和值尾走势图 1737现金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