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珠激斗变态版
您當前的位置:內容頁
我與老上海電影院的故事
    

文/方敬東

  1896年8月,中國人第一次在上海徐園內“又一村”茶樓里看到了西洋影戲及紀錄短片。那么今年,中國電影放映已走過121個年頭。之后,電影放映多是集中在虹口、福利路一帶的茶樓、飯店等地,直到1908年,西班牙商人雷瑪斯在上海虹口乍浦路建造了中國第一家正式的電影院——虹口活動影戲園。上世紀二十年代,上海先后建造了差不多占全國一半以上的影院,三十年代,上海被稱為“東方巴黎”和“東方好萊塢”。建造了大光明、大上海等一批一流的電影院共37家,加上其他二輪、三輪影院有近百家影院。當時歐美幾乎所有電影制片公司都在上海找到了發行商,首輪影院上映的西方影片幾乎與歐美同步上映,每隔兩三天就有新片首映,當時影院叫影戲院或大戲院。除了一部分毀于戰火、一部分關閉拆除外,到1949年前上?;勾嬗?0多家老影院,有好多電影軼事,影事新聞多發生在這些老影院里。

  上世紀三四十年代,老百姓一清早起來,最要緊的第一件事便是翻閱當天報紙上的電影放映廣告目錄。當時除了搓麻將、上飯館以外,最多的消遣處便是去電影院了,看電影成了當時百姓值得炫耀的華麗,也是往日的摩登和浮華,偉大文學家魯迅先生在上海的十年中最享受的就是去影院看電影了。

  五六十年代電影院成了接受新社會教育的課堂,《白毛女》《鋼鐵戰士》《英雄兒女》《董存瑞》等電影讓觀眾看了深感今天的幸福來而不易。而到了六七十年代,特別“文革”十年電影院變成了“四不像”,影院變成了大大小小的批斗會、小分隊演出樣板戲的場地,銀幕上要么是中國的新聞簡報,要么就是越南的飛機大炮,朝鮮的哭哭啼啼,阿爾巴尼亞的海岸風雷,當時的電影院一時還成為小青年談戀愛的好去處。直到八十年代電影院的功能才真正回到了它的本能。

 

  在我的記憶里第一次進電影院是1949年,我只有5歲,是母親抱著我去上?;屎蟠笙吩海ń窈推降纈霸海┛詞子車纈啊度骼思恰?。說來我和電影還真有緣分,出了家門,拐個彎就是上海中華大戲院(現已拆除)。它是二十年代初建造的,當時蘇聯影片《戰艦波將金號》第一次在中國首映就在“中華”舉行,我每天上學放學都要經過那里,琳瑯滿目的電影廣告可把我饞壞了,可兜里沒有錢,家里只靠母親幫人家洗衣服來維持生活。也許是蒼天垂憐我這個窮小子,戲院有位慈祥的老職工,看我那么喜歡看電影,便叫我每星期日下午場電影開映前到戲院來幫他發放說明書(當時說明書是憑票免費送的),發完了就讓我進去找空位子看電影。這樣,戲院幾乎成了我第二個家,每周日必到,就這樣,我成了一個十足的小影迷了。

  從1956年起,上海不少電影院在宣傳櫥窗里開辟了“影評園地”,凡在“園地”發表過影評文章即可免費獲得電影票。一看到影院約稿啟事,我竟忘記了自己當時還是小學水平,不知天高地厚,就將自己觀看過電影的那點體會寫成影評寄了出去,想不到我的“影評”先后在各影院的園地上醒目位置登了出來。這么一來我就不愁沒有機會看電影了。為了寫好“影評”,我開始收集電影資料補充自己的電影知識養料,后來隨著年齡增長,我又參加了上海青年宮、上海工人文化宮當時很著名的兩個影評隊伍,為此從1956到1966十年間我觀賞和享受了一大批中外電影。如今半個多世紀過去了,我至今還記得這些電影中令人難忘激動的情節與畫面,更讓我獲得知識,不但將大上海一大半老電影院都去游覽了一遍,并收集了不少那些老電影院中發生的精彩故事。

 

  從七十年代后期開始,電視進入尋常百姓家,加上錄像機、VCD、電腦、手機電影的發展,不少老電影院生意開始清淡了。有的成了娛樂場所,有的改成商場或改為他用。不少影院由于市政建設需要,造高架、開寬馬路等先后被拆了,不少有影響的老影院也從地圖上消失了,有的老影院也舊貌換新顏了。八十年代初起,我這位老影迷花了近30年時間在被拆之前用傻瓜相機將那些老影院外貌拍了下來。今天只存下:大光明、國泰等屈指可數幾家還是老面孔,大部分已從地圖上消失了。半個多世紀以來,我收集了不少影院資料:中國第一座影院虹口大戲院;第一家中國人自己開辦的電影院奧迪安大戲院;我從小經常光顧的中華劇??;第一部國產長片故事片《閻瑞生》首映影院夏令配克(后為新華);曾在此拍過《夜半歌聲》的老影院恩派亞戲院(后改為嵩山);改名最多的影院勝利影院;本人捐贈了不少資料的國泰電影院;首映中國第一部有聲片《歌女白牡丹》的新光大戲院(今新光影藝苑),國歌從這里唱響;影片《風云兒女》首映的金城大戲院(今黃埔劇?。?;本人捐出的聶耳追悼會、《風云兒女》劇照等資料至今還在黃埔劇場紀念堂展出;首映中國第一部長動畫片的大上海電影院;經常放映國產片的中央大戲院;曾展出過本人電影資料的大光明電影院;本人第一次看電影時的皇后大戲院(今和平);中國第一家立體電影院東湖電影院(原名杜美);周璇曾參加開幕剪彩的金都大戲院;周恩來演講過的辣斐大戲院;作家張愛玲經常光顧的平安大戲院;以及魯迅經常光顧的上海大戲院、融光大戲院、新東方劇場等。

  現在我收集的老電影院大部分已在地圖上消失了。煩惱、孤獨、病痛等襲擊我身心時,能給我帶來慰藉的是回憶那些老電影院的歷程和我最愛的電影。電影伴隨著我長大,童年時喜歡從戰爭片中尋找英雄偶像;青少年時愛從反特片或科幻片中發現智慧與理想;人到中年時更愛從生活片中尋覓真情與哲理;現在步入老年了,對老電影、老影人、老影院的回味又成了我一種精神寄托。盡管如今電視里佳片如林,可我還是忍不住要定期光顧那些票價頗貴的現代化影城,默默地享受著黑暗中那道光束給我帶來的歡樂……

 

(方敬東原系上海電影家協會會員) 

 

 

 
韩国美女人体摄影 爱彩票软件下载 959彩票app苹果 东莞宾馆按摩 雪缘网足球彩票比分直播 足球比分预测 下载彩票365官网下载 黑龙江时时开奖网址 时时彩官网 彩票中心 真人二人麻将下载 排列三杀一码 哈尔滨沐足经理 清纯校花私房图片大全 麻将规则怎么算胡 欢乐炸金花万人安卓版